当前位置:河口龙占新闻网>综合>义乌福田:跨越两千公里 共谱“东西部扶贫协作曲”

义乌福田:跨越两千公里 共谱“东西部扶贫协作曲”

汶川县加工经纪人报名参赛

10月8日8点45分,四川省汶川县绵畈镇大禹村的一名妇女陈蓉回家了。听到手机铃声后,她放下家务,直接去了村门口的“福田街——棉帆镇东西扶贫合作加工扶贫车间”,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我不能走远,因为我必须照顾孩子。"陈蓉说。去年,在义乌建了一个车间帮助穷人处理来料后,她在业余时间有事可做,每月收取1500元的加工费。

去年以来,浙江省义乌市和四川省汶川县深入开展了东西部扶贫合作,科学分析了两地的特点,按照精准扶贫的要求,创新性地提出了“来料加工+工业种植”的模式。义乌与汶川签订了来料加工战略合作协议,帮助汶川全面承接和培育来料加工产业体系,增强汶川造血功能,促进附近地区人民就业和收入。

到目前为止,义乌已经在汶川设立了32个加工车间,总面积8830平方米。各族人民1000多人从事材料加工,每人每月可挣1000元以上。

福田街初恋订单出发仪式

从“新兵”到“走过去”

东西方合作促进“携手共进”

“中国小商品之都”位于义乌,市场位于福田街。自东西方合作确认义乌和汶川配对以来,两地党委政府也明确确认了“一镇(棉范镇)和一街(福田街)”综合扶贫对接。福田街已经主动改善工作状况,并计划两地合作,以更高的眼光帮助穷人。

自去年以来,福田街道干部多次走访汶川调查实际情况,发现汶川县有丰富的闲置劳动力资源。

“有许多妇女呆在家里,大多是羌族和藏族居民,她们擅长羌族刺绣。但是为了照顾孩子和老人,这些妇女不能出去工作。”义乌福田街党委书记郑亚明表示,当两地扶贫合作开始时,汶川已经组织了近100人到义乌工作,但留下的人不多。

汶川原本是曹坡镇。2008年“5·12”地震后,先后遭遇2010年“8·14”和2013年“7·10”地震。全镇3000多人不得不搬到水磨镇的郭家坝。“郭家坝离原曹坡乡80公里。这些居民没有地方耕作或工作。”

与此同时,在2000公里外的义乌,劳动密集型产业长期遭遇“招聘困难”,义乌已经开始逐步将小商品来料加工产业转移到外部。

这边“进不去”,那边“出不去”。“我们为什么不把原材料带到汶川去加工,这样不仅可以解决招聘问题,还可以让这些人在家工作,带着他们的孩子去赚钱。”

经过深入谈判,两地形成了以工业基地、扶贫车间和扶贫园区为载体的“三合一”扶贫模式。通过初步安排,福田街的20家公司表达了合作意向。汶川县已经将一些公房改造成加工车间,让居民在家工作。

2018年9月16日,义乌市福田街与汶川县棉帆镇签署对口合作协议。“我们承诺,从2018年到2028年,在福田街的领导下,我们将提供充足的加工信息和材料供应,大力发展汶川地区的加工业,帮助汶川贫困人口脱贫。”在签字仪式上,郑亚明发言要发言了!

这一轮东西方扶贫合作持续了3年,但义乌和汶川签订了10年来料加工战略合作协议。

福田街道党委副书记兼办公室主任盛庆生说:“三年时间只能解决一个暂时的紧急情况。为了彻底摆脱贫困,归根结底,有必要增强当地的“造血”功能。我们希望通过这十年的长期合作,我们能够表现出诚意,真正促进当地工业的发展。”

在汶川县来料加工经纪人培训班期间

从“呆在家里”到“在家工作”

汶川农民“无中生有”

在汶川县岷江附近的一个扶贫车间里,来自附近村庄的10多名村民正在加工小装饰品。“当有很多人的时候,车间里就有40多人。我们有熟悉每一个过程的熟练工人和村民。当然,村民变得熟练后,他们也可以把东西带回家生产。”现场负责人说。

回顾今年,从“呆在家里”到“在家工作”,从“出不去门”到“就近创业”,行业跨越式发展的强劲脉搏正在跳动,这反映了义乌东西部合作和汶川大地震带来的深刻变化。

为了使来料加工项目在短时间内得到公众的知晓、支持和参与,汶川县成立了以县委书记、县长为“双领导”的领导小组,并在县人民社会服务局下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县委主要负责人主持了全县来料加工行业专题宣传研讨会和培训会议。县人民社会服务局印发了《来料加工宣传手册》,鼓励全县干部职工春节期间“去基层”、“两进一进”、“进村入户”进行宣传,营造全县扶持加工业、投入加工热潮、尊重职工的浓厚氛围。

汶川县还派干部到义乌临时工作,福田街组织汶川经纪人来义乌培训。

米凡镇高店村的女人杨梅是汶川的第一批“食蟹者”。参加了在两地举办的来料加工专业技术培训后,她成为汶川县来料加工的主要负责人,也是第一个在汶川县设立来料加工车间的人。“对来料加工的技术要求不高。许多留守妇女和老人技术娴熟,有空闲时间处理来料。”

"第一批货只用了一个月就送回来了,对方非常满意。"杨梅说。杨梅作为羌族刺绣的非遗传载体,正在思考如何将羌族刺绣融入来料加工中,不仅可以提高小商品的质量和附加值,还可以向世界推广羌族刺绣。

在随后的会议上,来自汶川的两个加工代理商和来自义乌的一家企业就无缝短裤的加工意向签署了协议。

义乌市来料加工联合会会长、福田街扶贫办公室主任周伟利从事来料加工推广工作20多年,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他带领相关车间经纪人成立汶川棉帆余强家族贸易有限公司,随后,“公司+经纪人+农民”的管理模式也在汶川县迅速推广。

“自去年9月以来,福田街为四组组长、400多名党政干部和全县党员设立了一个大型干部处理讲堂。福田街已经为汶川500多人进行了12批加工技能培训,并邀请了汶川县10个乡镇的32名经纪人到义乌进行业务培训。”周伟利说,“考虑到义乌的物价相对较高,为了减轻汶川人民出国培训的负担,他们在义乌培训期间的培训费、住宿费和伙食费全部由街道承担。”

2018年12月,汶川县县委、县政府出台了《鼓励加工经纪人开展对接培训活动和吸纳贫困人口就业激励方案》;2019年1月,出台了《来料加工产业发展支持计划》。这两个计划的出台,就像一个强心剂,让广大干部群众看到了汶川发展来料加工和建扶贫车间的决心。汶川县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来料加工中,人员和车间数量成倍增加。

除了头饰、小灯笼和无缝内裤,更复杂的衬衫加工已经在进行中。

“加工供应材料的扶贫车间允许留在家里的村民在业余时间做一些体力劳动,他们的工资可以随时或每月结算。您也可以将货物带回家中进行加工,并将成品送回加工点。”汶川县银杏乡一万水村来料加工负责人王玉英高兴地说。

48岁的苏雪芳靠种植枣为生。他可以在业余时间去扶贫车间10多分钟。我看见她站在缝纫机上,用脚和手快速转动布料。“嗯……”几分钟后,成品完成了。她对这项工作充满感激。“在这里工作离家近,灵活且免费,平均每月收入超过2000元,在家照顾农场工作。我非常满意。”

此外,汶川县还将加工车间迁至汶川特殊教育学校,允许随行家长在子女上课期间在学校加工车间兼职补贴家庭。这是一个将来料加工融入课堂,培养特殊学生实际操作能力和兴趣,让他们学习技能,为毕业后在来料加工车间就业打下坚实基础的机会。

义乌福田-汶川棉帆材料加工(衬衫)开工仪式

从“来料加工”到“产业转移”

汶川在未来有更多的可能性。

在一年多的帮助下,汶川部分加工代理的质量有了质的飞跃。

绵车镇金波村的阿强妇女林付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08年“5·12”汶川地震后,她以自己的刺绣技艺成立了曹坡洪杰羌族刺绣专业合作社。然而,2013年的“7·10”山洪泥石流严重破坏了洪杰羌族刺绣合作社,林付梅逐渐走上了正轨。

用供应的材料加工很快恢复了坚韧的羌族妇女的信心。今年1月,林付梅等培训师来到义乌树硕服装厂学习。

一到服装厂,林付梅就充分感受到了义乌的“速度”。“在车间里,我看到里面的工人正全速踩着缝纫机,几分钟后就准备好了。此外,即使我们偶尔聊天,我们的手也不会停止。”

林付梅还发现,义乌树硕制衣厂的普通工人开车上班。她最钦佩的是总经理黄小青。“虽然她是老板娘,但她很擅长做衣服。她能解决制作衣服的任何技术问题。此外,她必须比任何人都更加努力。每天下班后,她总是最后一个离开。”

一天晚上,当林·付梅下班时,他看见黄小青还在车间里检查他的衬衫,就上前和她聊天。“黄杰告诉我,工厂是靠她从头开始制造衬衫的。现在,通过生产衬衫,这里的每个工人每月可以赚7000到10000元。这就是有多少员工通过买车赚钱。中间的秘密也很简单,就是熟能生巧,天天做,做到极致。”林付梅说,这件事深深震惊了她:“我真的很钦佩浙江人民的毅力和吃苦耐劳的勇气。”

之后,林·付梅以黄小青为榜样。“他们都是女人。我不能被这样的困难打败。我必须像黄杰一样努力工作。”

训练离开的前一天,林·付梅和黄小青聊到深夜。“她主要担心回家后衬衫处理不好,她非常担心。”黄小青说,“我让她放松,我会让12名技术工人跟着我去服装厂指导。我自己也会每隔一个月去汶川加工点。”

通过一个月的共同生活,黄小青看到了汶川人民灾后的恢复力和对更美好生活的渴望。"我真诚地想帮助他们,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好。"黄小青说。

如今,林付梅与义乌树硕服装厂已经形成了稳定的合作关系,来料加工规模不断扩大。最近,林付梅在郭家坝安置区租赁了2000平方米的两层闲置公共租赁空间,以扩大来料加工生产。

扶贫车间晚上也灯火通明。林付梅说:“在这里工作的工人,年龄从20多岁的年轻人到70多岁的老人,都在用他们勤劳的双手创造美好的生活。”

“郭家坝是我们扶贫合作的成功案例。我们希望带走一些地区,开放一些地区,辐射和带动汶川县乃至周边地区,尽一切可能让那里的人民过上更好的生活。”福田街道办事处主任盛庆生说:“我们将尽可能多地提供汶川人民的加工材料,并优先考虑规划。”

福田街期待进一步促进两地的经济发展。“我们希望通过‘来料加工→来料加工→产业转移’三步走的模式,从培养经纪人和加工团队的‘来料加工’开始,逐步发展成为汶川生产的‘来料加工、订单加工’,最终熟悉汶川业务的经纪人自行建厂、设计、生产、销售。”周伟利说,事实上,两地的合作不仅是为了帮助汶川,也是为了帮助义乌。如果没有欠发达地区帮助义乌进行来料加工,今天就没有义乌商品市场。

据了解,四川水电资源极其丰富,当地招商引资对企业用电实行优惠政策,电价仅为0.30元/台。义乌的一些企业可以将其产业转移到汶川。然而,汶川县山多平地少,工业用地也不多。义乌市仍在与汶川县规划在成都建设一个离汶川100公里的“飞地”义乌文学创作园,以更高的水平和质量推动汶川的经济发展。

从来料加工、来料加工到产业转移,从简单扶贫、精确扶贫到工业扶贫,贫困人口都能享受到国内工业发展带来的红利郑亚明说道。

山东十一选五投注 辽宁十一选五 广东11选5投注 吉林快三 99真人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