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河口龙占新闻网>科技>赢方国际 - 结局谎言、骗局和红色通缉令

赢方国际 - 结局谎言、骗局和红色通缉令

赢方国际 - 结局谎言、骗局和红色通缉令

赢方国际,闫永明曾经是“中国最年轻上市公司董事长”、“中国伟哥之父”,这些称号曾经金光闪闪,后因“百名红通5号”而臭名昭著。而今,这个卷款10多亿人民币,潜逃海外15年的“前企业家”,结束了15年的逃亡生涯,自首回国。

来源 | 华商韬略、北京晨报、法制日报

回顾最初,闫永明21岁即下海创业。1992年,闫永明与别人共同出资成立通化三利化工公司,注册资本4.6亿元人民币,其中闫永明个人占96%,成为通化乃至东北地区屈指可数的亿万富翁。

就在第二年,三利化工出资1000万元入股通化市生物化学制药厂。后者联合通化市特产集团总公司、通化市制药厂,在吉林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的批准下,定向募集发起组建了股份有限公司——通化金马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通化金马)。1997年4月,通化金马在深交所上市。2000年,三利化工通过一系列收购,成为通化金马第一大股东,4月,闫永明进入公司董事会,5月,闫永明履位董事长。

三利化工入主通化金马的过程充满了谜团。据了解,当时三利化工基本上没有实际业务,之后更无,退出金马后,这家公司即销声匿迹。

与扑朔迷离的过程相比,三利化工的获利芝麻开花节节高。1994年3月,参与改制的通化制药厂将其持有的1352.9万股对外转让,三利化工接下了其中的352.9万股。1996年,金马发起上市的最后冲刺,为满足上市发行额度与流通股比例要求,当年年底,公司按照1:0.6缩股,三利化工的1352.9万股法人股被缩为811.74万股。

1997年4月30日,通化金马成功在深交所上市并发行了4000万社会公众股。三利化工以811.74万股占金马发行后总股本的6.43%,位列第四大股东。依然手掌三利化工96%股份的闫永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上市公司大老板。这一年,他不过28岁。

新官上任三把火。2000年9月,闫永明对通化金马的领导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洗牌,一批旧臣被赶下台,原本15人的董事会缩水到5人,其中3人来自三利化工,闫式金马格局自此形成,为其之后的洗钱打下了基础。

2000年,在北京昆仑饭店,通化金马以3.18亿元拍下了张恒春药业治疗男性性功能障碍的“奇圣胶囊”的技术、生产和经销权,刷新了当时中国单项科技成果转让成交额的最高记录。

不仅如此,闫永明趁势而上,以每股人民币1.00元的价格,合计1.8亿的价格,购买北京裕思明商贸有限公司持有的芜湖张恒春药业有限公司全部股权。经此,在“中国最年轻上市公司董事长”之后,闫永明又获称“中国伟哥之父”,风头一时无两。

一款本来卖的没有多么神的ed药物,在闫永明的手中却“大放异彩”。先是以1450万元的收益拍卖了广州、广东(除广州)、香港、澳门、台湾和新马泰地区的总经销权,而后又与全国176家医药经销单位签订协议,总金额高达14.85亿元。

有了数字,是时候讲故事了。收购“奇圣胶囊”的两个月后,通化金马发布公告称,2000年,在该药的支持下,原本只有8000万余元的公司净利润将达到2.42亿元。通化金马更宣称,按当前市场进展预期,张恒春药业将每月实现产值2亿元而且不愁销,按此计算,通化金马将增加超过20亿元的年营收,并突破每年10亿元的净利润水平。借此推动,通化金马牛气冲天,股价暴涨,神话由此诞生。

过了最高点,通化金马的故事如同过山车一样急转直下。

2001年4月,金马的股东大会通过2000年度分红派息方案,闫永明的三利化工获得了2768万元的现金股利;10月,闫永明辞去金马董事长一职;12月,包括闫永明的三利系董事全面撤出董事会。此时三利化工仍然是通化金马的第一大股东。

在市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闫永明已经绝迹中国。2002年4月,吉林省公安厅对他以涉嫌职务侵占犯罪开始了立案侦查。

通化金马的神话彻底崩毁,全年营收仅1亿元,净亏损5.84亿元;股价从33元一路跌至5元,害惨了许多相信了故事的投资者,也害惨了通化金马——收购“奇圣胶囊”,通化金马付出了3.18亿元,而收购张恒春药业又掏了1.8亿,由于张恒春药业进行减资,实际支付的收购款为2586.8万元。而闫永明通过这关键的两步,从通化金马套走了近3.5亿元。

不仅如此,据传,闫永明还两度圈到了通化金马的借款,一次是借给三利化工1.088亿元,一次是给他所掌握的,一家注册资金100万元的小广告公司,金额达3.8亿元。

一篇名为《弱法律风险下的上市公司控制权转移与“抢劫”》的论文指出, “由于通化金马在被三利化工控制前,并不像其他一些公司存在严重亏损、急需‘输血’,因而,三利化工没有向通化金马输入直接经济资源或利益;但是,在三利化工控制通化金马的一年多时间里,从通化金马直接或间接流向三利化工的资源或利益可能不低于8.5亿。”数额之庞大,行径之嚣张,令人咋舌。

此时闫永明却在哪里?国际通缉令显示,他潜逃出国时,带走了2.5亿美元,过上了挥金如土的富豪生活。他在新西兰曾花240万新西兰币(约1160万元)买下metropolis酒店顶层的一半房产,2006年又花了600万元,买下了北岸的豪宅。闫永明还为自己购置多辆豪车,据了解,他日常使用4辆豪车其中一辆法拉利f430 coupe 4.3,售价高达445.8万元,另外还有保时捷跑车、宾利和宝马。

关于闫永明,此前的一条新闻来自新西兰的《先驱报》。“闫永明在潜逃新西兰的15年间,累计在当地赌场参赌超过20亿人民币,并曾创下一天连续大战15个小时,并在82分钟输掉约500万新元(约2100万元人民币)的最高纪录。”

2015年,闫永明成为百人红色通缉令中的第5号。

11月12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统筹协调下,经中国和新西兰两国执法部门密切合作,闫永明最终选择认罪,退还巨额赃款,缴纳巨额罚金并回国投案自首,成为“百名红通”到案的第36人。